Tuesday, October 23, 2012

心锁

今天凌晨6点就自己摸着床铺爬了起来,
有规律的大学生活,套在家里,真的一点都不适合,
结果倒头,被一盖就呼呼睡着了。
昨晚就回到家了的我,还赶得上趁九王爷庆典之际
吃上一顿美味的斋食晚餐。
只是可能在吉打(kedah)读书久了,
回到槟城,买个晚餐要5令吉,心里还是忍不住要臭骂一顿~

早上,再次张开眼睛时,已经是九点多了,
醒得迟,好像是回到自己家最标志性的行为。
爸妈因为出国了,也不在家,醒来就得动自己的脑筋,自行解决早午晚餐~
大概这一天又是颓废的home alone~

前阵子的忙碌,回到家后,感觉上已经可以休息一下下了,
让自己休息一天后,脚步,明天开始,就得加紧了。

阵阵子,也没办法能好好正视自己的情绪
总觉得心理面有很多话,不吐不快。
这忐忑好像左右了我很多天。
有人问我怎么了,试图想帮我解解心里的疑团
但其实我也说不上来个所以然。
想想来写个部落格帖子,但是写了一大半琐碎的事迹
也找不到走进心里的那扇门,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撞墙期吧。










No comments:

hElLO Sg

来新加坡的日子,数着数着,也快两个月整了 换了新工作,换了新环境,除了想念家人,和家乡的食物之外, 适应这一切,却意想不到的容易 感觉在我血液里,本来就是半个新国人。 融入这个大城市,似乎也没那么难 不是因为这里的人特别热情 恰恰好相反。 这个岛国上的人们,似乎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