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5, 2013

好虚伪的相安无事!

用力呼吸
用力呼吸
用力呼吸
用力呼吸
似乎,这是唯一能阻止眼泪流下来的方法
这次的吵架,我不能哭
我不能为我觉得对的事情感到无助和软弱
我不能示弱,我不能退让
他想什么我已经不想理会不想知道了
一路以来都是这样的
好虚伪的相安无事!
干!
但我却为父母感到伤心
看着两个自己的儿子撕破脸大吵起来
他们一定心里不是滋味
只是那一刻,我汹汹的烈火没办浇熄
那时囤积了很长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怨恨
原谅我大骂出口,原谅我上了你们的心,
我对不起你们
但我不觉得我为自己的情绪找出口有什么不对
不满就要说出来,我沉默太久了
我一路以来就只是沉默
沉默他快成为了我的全部了
这一夜,不愉快,
我想喝酒
再见。

Sunday, June 16, 2013

一张旧照启发的文字

也不懂过了多少年,
现在的我,
似乎不再能是无忌惮的笑,或者不顾一切的哭:
时间快得让我来不及在生活上一一标上书签,
快乐,悲伤,困惑,无助,
全部都混合在一块,反而还比较像针灸
一支支插在皮肤表面上,不时回想
却免不了阵阵刺痛。

我对着镜子,试图找回以前的笑容,
却发现,这样的举动可悲得我都看不下去了
为什么需要自恋自弃?
这几年间发生的事让我自强得超标了
正面思考和自我鼓励
仿佛成了我每天继续撑下去的原动力
因为我懂,我要的不止如此,
我要爬的更高,望得更远。

慢慢发现,变老原来不是脱胎换骨,
只是时间和空间的历练,
让自己更诚实面对自己,更诚实面对现实罢了。
那些会说我和以前差天共地的人,
恭喜你,你还赶得及认识现在,
比较成熟和睿智的我。



































这也只不过三年前的我,好懵懂的2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