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6, 2010


这一天,早上我没赖床,把被单率一边就醒来了


是早上7点,为了个一年不见的朋友。。




志腾,我们来见你了,看来你还一样没有变嘛,我们可不一样了,


wendy胖了,又变回了你口中的“胖妹”


我长大了一岁,大家说我瘦了,我却觉得自己要求高了,九不搭八的。。


家俊还是一样人见人爱,虽然还是期待被恋爱,这点你要帮帮忙咯~


家声,一样在在他的天鹅牌做得好好的。。


最重要的是aunty,之前她晕倒把我们给吓死了,老人家总是这样吧?觉得自己行,但从未想过自己体力能不能符合,我对他说,老了就老了,要照顾自己,我们明年,甚至很多个新年还想找她拜年。


我们很快就离开槟城了,突然有点沉重,我们成长最黄金的时刻都是被你牵引着的,


最近心理的空虚,或许有一部分是来自对你的思念。。


你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你在大会堂给我的那一巴掌,我没把这巴掌忘记,是我想永远记着不该对朋友怀疑的教诲。。


我们现在那么想念你,可能是因为大家口中所说的,遗憾最唯美。。


还以为我们身边永远都有你这位天使,没想到天使是时候回天堂了。。


“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哼起这首歌,就会想到一年前的哭涕,没人管把音唱准了,没人管把牌子抓对了,你离开的那一刻,我们似乎忘了地球怎么自圈,时钟怎么摆荡了。。

Saturday, June 5, 2010

真的。。无题。。


也许现在这种心情,最适合写一写心情文章,于是我上来了这边,久违的{ALL ABOUT KIMICHII}

无可否认,现在这种心情,是空虚的。。。闲聊无事想打个电话,但电话的另一端却没响,没人第一时间接听,却换来一股沉重,和一把永远都对你说“the number you've dialled is unavailable”的女声。。

也许我把话说重了,伤心的人总把伤心放大,把悲哀放宽,把孤独加深,我以为自己很坚强,但我又知道自己抵不过时间,特别是夜晚附带的脆弱,很矛盾我懂,我一直都是这样。。

讨厌的不会说出来,喜欢的不想太透露,有时候想放纵自己,有时候又顾虑太多太 理智。。
我也是个感情泛滥的人。。我承认。。我真的不介意付出。。只是我也想要被疼。。

分离为了相遇,我真的相信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