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3, 2014

125個小時的心聲


追求過複雜的生活
才知道,原來,簡單是多麼的奢侈
難得美好的快樂
到很後來才發現,
一個擁抱
一陣子的陪伴
一聲窩心的問候
或是關心的念頭
都已經很足夠了
不那麼執著
反而更輕鬆了
不那麼任性
反而變得更能諒解了
承諾,是別人說的
但安全感,和信心一樣
是自己給自己的。
每個人都有過去
我也不例外
一些不光彩,也不想回憶的往事
但慶幸,這些讓我笑過哭過的風風雨雨
和一些讓我愛過痛過的人兒
用活生生的人生閱歷,
教會我,
要懂得抉擇
要懂得放手
要懂得自愛
要懂得,珍惜。



現在的我,
已經懂得如何單純的快樂
和純粹的生活。
我還是我,
那個每當你看到時,
總是用著最標準的弧度
揚起最自信的嘴角的白羊座
來讓你感受到的
是滿滿的熱情和愛。
對你而言,我懂,
我要呵護的,
是一顆曾飽受委屈的靈魂
和對感情有所保留的信心
不輕舉妄動,
是因為在乎
也是因為還不夠了解
但幸好,
雖然不懂有沒有一輩子
我們都清楚,
這會是一段很長很美好的旅程。









我想你懂

沒想到,那些寂靜和緩慢的時刻,
竟是烙印在我心裡最深刻的畫面
望著遠方的神情
低頭閱讀的專注
握著掌心,嘴脣碰著手背,
似乎努力想記下什麼味道的模樣
即使是緊緊抱著
或者是深深望著
都成了我招架不來的狀況


每每腦袋已沈靜下來
心,仍舊無法放空
被好多瞬間又閃爍的畫面給占滿
雖然只是一些不起眼的時刻
但往往是這樣的時刻
能提醒自己,能遇見你,是多麼的幸運
而此時,有沒有在一起
好像已經變得不重要了
諾言保障不了未來
誓言也經不起時間的考驗
剩下的
只有對這個感覺的把握有多深
對你的愛,又有多強烈
而這一些,我都不需要說出口
因為我相信,只要你看著我雙眼
你就會懂。




Tuesday, February 18, 2014

三个不同的夜里

你有没有细数过,这一生里,
到底会遇见多少个人,又和多少个人擦肩而过?


































这是一篇,说缘分的心情写照
其实一路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至少这一路来,出现在身边的,都是些很好的人,
但都觉得欠缺了些缘分,
这些人,现在看起来,都是路人了
见了面,打了招呼,心里一阵惋惜,又各走东西了。
带不走的也留不下。

然后有一天,无中生有的
你出现了,
所以说,缘分这回事
有时候,真的不是强求就能有,
放弃了,就不会再来了。

曾经有段很长的时间,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
但还是默认了或许,真的或许这一辈子
再也遇不到那一位“对的人”了
两个相知相拥的人能碰到面,
擦出火花,并且能认真考虑在一起,
几率几乎只能用万分之来计算
想到这边,感叹之余,我是幸运的。
用感恩的心情来看待,因为我懂,
这个感觉需要好哈呵护。

看了你的部落格
也才懂,其实我们都是两个片体鳞伤的灵魂
和体无完肤的个体。
受了伤害后过后,
冷漠变成了面具
坚强变成了自己。
无邪的笑容里,
又藏着脆弱的自己。
我没有让时光倒流的能力
但其实
我很庆幸遇上现在的你
至少
我还有机会,让你不再哭泣。








Sunday, February 2, 2014

牙痛记

















今天早上,牙痛了。
是因为中学时期补牙的石膏脱落
曝露的蛀牙受到刺激吧,尤其是新年期间,
丰盛的食物和飨宴对蛀牙来说不是好事。
去了诊所,医生说,牙根发炎,拔不成了
给了消炎药,说一两个月后再来。
我心想,这样也好,我有时间和我的下颚的第二磨牙好好道别
我不懂,大家在我这个年纪,对拔牙的看法是什么
对我来说,即使蛀了,坏了,他在整整齐齐的下排牙齿中
还是占有一个位置啊,

     就像离开的恋人,虽然关系不在了,坏了,
     还是在心里占了个重要的位置。

我好奇地问牙医,只是补牙行不行?
他用从容且熟练的语气说,已经蛀得严重了
只能拔掉。
那一刻,我被莫名的哀伤笼罩。

     我很抗拒不平衡的事和物
     可能是某种轻微的强迫症
     我有一度在想,
     如果非得把右边下颚的第二磨牙拔掉
     能不能也把左边的下颚第二磨牙也拔掉?
     人生也不过如此,费尽一生
     也只是为了在生活和快乐之间
     在理想和尊严之间,找个平衡点。

爸爸载我回家的路上
似乎在安慰我说
“坏了就别留了
不然,一旦发炎,痛时,苦了自己”
他很在意我会不会被牙痛困扰,
或许,是因为后天,
我就要启程,离家去KL了吧
他担心我在外地被牙痛折磨时,
得不到适当的解除
奇怪,人越大,那些越不起眼的感受
就越能深深的打动自己。